平行的空間
現場作品自述
文 ◎ 楊犇
平行的空間
平行的空間

2015年10月2日,我與藝術家郭強、劉天宇、李雪、湯亞、陳嘉一行六人,由成都出發,驅車30多公里至溫江區原國營成都滌綸廠舊址展開藝術現場專案實施,采風勘探並完成現場作品。活動持續時間為當日上午十點至下午五點。未設定統一的主題或專案,藝術家更多利用現場物品製作,在盡可能高度的保持與還原現場的同時,傳遞每一位藝術家的共性與個性。

 


*位於溫江縣柳城鎮西北的成都滌綸廠(市屬)舊址

 

抵達現場,正遇老廠拆遷,大片車間廠房早已夷為平地。僅剩一兩棟老舊蘇派建築和一些矮舊工坊。拆遷後的這片廣袤土地,是在原址上重建工廠還是另作他用,我們不得而知。遂決定由尚健在的一棟蘇聯援建大樓開始探尋。

 

許是自幼就對於“集體感”和“榮譽感”尤為看重。當看到老樓內,些許科室部門牆上仍懸掛至今的榮譽錦旗時,像是看到自家牆上貼的“三好生”獎狀一般親切。不知是搬遷時遺忘還是壓根兒就懶得取走,更多的錦旗被隨意地丟棄在樓道傍。“榮譽”這種頭銜稱謂,雖足可相伴永生,可還是比不得糧油衣被,要生存,自然無法永遠依賴這般精神食糧。“廠興我榮,廠衰我恥”。當變革轉型激流中被千帆萬艦個個擊破時,“榮譽”這東西,也就自然而然灰飛煙滅了。老闆桌、皮沙發、電話機...管些錢的集體財產一樣不落地搬走,至於這些錦旗,就隨它了嘛...

 

心中不免有種難以名狀的悲憐。

 


*廢棄的榮譽錦旗

 

*全廠原始地形地貌圖

 


*楊犇作品繪製現場

 

我被眼前的錦旗所吸引,隨即格外小心地收集好這些重要的道具元素並帶至一樓大廳。大廳處的水磨石地板上,共20塊方形格。我在每一格地板上都錯落有致地放置一面錦旗,使它們兩兩相對。再使用偶然在財務室尋得的一盒彩色粉筆,按照方格順序,在每一格地板上手繪標注了數字從1至20。於大廳地板中央放置的是辦公室牆上尋獲的工廠全景圖老照片。這20格地板代表不同的科室或車間,放置錦旗在上給予“生產榮譽”表彰,而方格中的數字則代表不同的車間標號,數字1到20的漸變亦可演繹時間的更迭流逝。至於地板中間放置的工廠全景圖舊照片,則象徵榮譽背後的奠基或某種變遷的啟示。自己手持一面錦旗,進行兒時最擅長的“跳格子”遊戲。從現場製作到完成最後的遊戲,總共用時約37分鐘。我為自己的作品命名為《跳格子——平行空間》。以一種遊戲般的方式來演繹,同時又充滿某種巫術般祈求神靈庇護的儀式感。這種看似輕鬆且有規律可循的跳躍遊戲本身卻又充滿變數,對於身體平衡力和耐力要求極大,犯規則需重頭再來,當然有時還需要些許運氣。每一步都踏在榮譽之上的同時,又無處不與緊張感與迷惘性相伴。機械般跳躍的過程,像極了一臺運行中的機器,每一步似乎都在重複上一步的經驗卻又永遠無法預知下一步會發生怎樣的情景。當遊戲最後的完結,也預示著“機器”使命的結束,同時宣告了一個時代的終結。跳完這20步中的最後一步,時間正好走完,自然而然也就曲終人散了...

 


*跳格子·平行空間|裝置行為|楊犇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