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溪繪畫作品自述
SELF DESCRIPTION OF WORKS
文 ◎ 楊犇
苗溪繪畫作品自述
苗溪繪畫作品自述

 

*勞改農場(4聯畫)

布面油畫|150cm × 440cm|2017

 

*勞改農場手稿

 


 

*監獄醫院(5聯畫)

布面油畫|150cm × 550cm|2017

 

*監獄醫院手稿

 


 

緣於特定的記憶,作品更多關注與強調從記憶所介入的現場自身。引發一系列矛盾關係和不確定感。作為切入點,從特定現場體驗中探究其地域性和時代性。作品以建築為主體線索傳遞空間與時間因素,亦作為載體,將現行特徵附著於上。搜集引發思維共鳴的矛盾體。繪畫記錄客觀事物,也能記錄感受與思考,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另一個再現世界的方式。伴隨思維轉換呈現的過程,記錄身體與材料媒介的交互,試圖營造出“寧靜而懸疑”的魔幻氛圍。

 

“空間因素”。現場每一棟建築,僅就外觀與造型而言,並未有任何獨到之處,是生活中再熟悉不過的一種“視覺經驗”。但當看見牆體上赫然出現的諸如“棄舊圖新”、“努力改造”此類的訓誡標語時,你會突然地震驚,甚至會感到潰心的不適。這種由文字引發的強烈的心理暗示無時無刻不在提醒你這一場合的職能。會瞬間覺得這般“熟悉”的場景竟然如此“陌生”!是自己從未踏入甚至從未想像過的領域。更驚訝與曾經只屬於“特定”人群的空間,如今居然變成了外遷村民的住所。職能隨時間的推移在潛移默化中轉變。


“時間因素”。建於五十年代的勞改農場,關押改造過普通罪犯,也羈押過“胡風反革命集團”。是特定歷史時期的產物,是“真實”存在過的,如今已成為時代殘存的思考發散點,可以從這個點出發去還原某些東西。今天我們再來看待這樣一個集合“熟悉”與“陌生”;“真實”和“虛幻”的矛盾體時,會有切身的感受,這也是我渴望繪製這一“魔幻”場景的緣由。運用“圖像重組”的方式講述,在現實與魔幻的空間中達到轉換與平衡。

 

身臨現場,會接受到強烈的意識回饋。會不由自主地產生疑問:這裏的原貌是什麼樣;想像這裏曾經發生過什麼;想像是什麼樣的人走進這裏又離開這裏;想像之後這裏又會變成什麼...這使我聯想到童年用積木搭造城堡的遊戲,假設與思緒會被一次次推翻或者重構。這很有趣,使用的色彩和圖像處理方式是帶有卡通意味的,是一座被重構的“積木之城”,承載著“熟悉”與“陌生”、“真實”與“虛幻”的矛盾,更承載著記憶中的鄉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