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失衡」中懸浮
文 ◎ 楊犇
深淵|作品自述
在「失衡」中懸浮
在「失衡」中懸浮

 

*展覽現場

 

身體的失衡“,不止於身處這潭深淵,”失衡“——更是一個時代的縮影。在大多數時候周遭的環境變更會越發讓我們感受到時間的更迭。而年代的分段也大概是基於,童年記憶童年遊戲或許是最好的佐證發展一詞則概括完所有的改變。這樣的斷代可以說是基於情感與緬懷之下的告慰,儘管會顯得有些牽強。

    

面對現場的視覺衝擊,挖掘出年份之下所隱藏的,認為的真實。很長一段時期,在我的作品中都出現了類似於尋找真實這樣的題材,或許這是對未知的探索。然而在作品的氣氛中卻又有一種強烈的宿命感和時間引發的漂浮感,具體形象的掩蓋下,卻又充斥著無序感。而當現場衝擊逐漸散去的時候,我發現我還是那個現實主義的擁泵者然而卻不是一個合格的現實主義者。我不具有客觀記錄時代的特性,而只是在記錄我所認為屬於這個時代的精神狀況,這種社會滾動與文化衝擊中的浮感和宿命感。

    

關於現場所引發的思考,作為一個長時間在工作室進行創作的來說,回到現場,困惑多年的問題在現場的衝擊下得以理清,劉小東《行動的繪畫》一書中說到:只要你畫你實際看到的一定就有道理……睜大眼睛才能看到現實,要從心裏開始睜開眼睛。現場對於劉小東來講是不言而喻了。也正是現場的這種衝擊迫使我近距離的觀看思考,借助現場的力量才能是我更真實地認識。在這樣的時間斷層中,我渴望自己的作品能夠描摹出時代精神狀況,而我們也在“失衡“的空間中承受著身體與文化的雙重懸浮

 

*熊宇教授在新西兰奥克兰美术馆介绍作品《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