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觸及的寧靜與懸疑
SERENITY AND SUSPENSE NEVER TOUCHED
文 ◎ 川大美術館 
不曾觸及的寧靜與懸疑
不曾觸及的寧靜與懸疑

*作品现场

 

楊犇始於2015年的在地性藝術專案系列《揭封窺塵》,源于藝術家對於個體心理和境遇的一貫求索,關乎個體被模式化般的記憶。文化投射捏合下的時代碎片,在今天依然值得挖掘與延伸。藝術家運用個體的視角與步幅來測量時空維度,在潛移默化中重構與觸及記憶。探尋一個線索,能夠滲透著對歷史及文化的反省與思考。

 

楊犇的作品關注中國社會近30年充斥著魔幻化的發展與轉型,並依附個人的成長經歷、環境與記憶糾結其中。運用藝術家敏銳的個體語言與多樣的媒介、材料予以表現,其作品類型涵蓋影像、繪畫、攝影和行為在內。其創作始終處於不斷推進和發展的狀態,依附獨特的視角與觀點呈現與闡釋,伴隨始終持續的求索欲和敏感度,懷揣敬畏感在思考與對待這塊處在變革進程中的土地。

 

*作品现场

 

這些被時間切碎的片段消亡殆盡的過程與速度令人咋舌唏噓。社會進化的法則不會以我們的意志為轉移。任何規則與觀念從來都不會孤立闡述,它們的存在是切實的,其使命也許就是不斷地蠶食過往的精神與文化。

 

楊犇說他渴望捕捉這場變革中的掠影。但他知道這些“掠影”只是引起自己思維共鳴的一個界點。作為思想與作品的起點,進而從個體的解讀與表達中得到某種藝術“延展性”與“衍生性”的一些重要啟示。在追本溯源又或分解重構中,藝術家始終在為自己發掘藝術實施的可能性。

 

*作品现场

 

“事實是,沒有人或者個體可以生活在絕對的真空裡”。在經歷工業物質的生產與精神娛樂的消費背後,這裡依舊會殘存著一個關於發展與變革的集體記憶,是遠遠超過任何一個個體的。渴望徹底地自我審視與定位,則需要去喚醒這段在斷代中早已失憶褪色的部分。楊犇說他並非、也無力去更迭時代,只為能更好地審省自己。

上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