燥熱與滑稽的荒誕
文 ◎ 樊平
批評家文章
燥熱與滑稽的荒誕
燥熱與滑稽的荒誕

楊犇的作品,主要包括了兩個系列:風景和人物。風景系列的作品多為夜景,尺幅比較大,以樹為創作主題。

 

楊犇說:“看到樹枝在夜色中交錯纏繞,肆意分割暗紫色的天空。不會覺得雜亂,卻感受到一種潛藏於靜默中的強大力量。我想描述它們,想用色彩表現常規思維中黑色的夜。即便是黑,也渴望能黑得驚心動魄,黑得懸疑荒誕。這很有意思!”

 

對“光線”的探究始終圍繞楊犇的作品,詭異的底光,飄渺的樹影,暗紅的建築,給人一種超現實的荒誕。劇場般的燈光為樹創造了舞臺,紫紅的樹枝猶如暴漲的血管,熱血沸騰。楊犇想藉由這種個人化的圖示來探索自然之間這看似神經網路般的交互關係。

 

從楊犇的作品中我們不難發現:在色調上,從暖橙色走向了冷紫、冷綠;畫面的構圖,從遠景平視,逐漸被拉近,變成局部仰視,最後,視角停在了一叢叢蔓延膨脹的樹枝上;就整體而言,畫面的視覺氛圍,從空曠荒寒逐步地走向了神秘冷峻。楊犇說:“夜色會在潛移默化中散發自身魅力,它們使我感動,我想通過這些事物去探索畫面本身的生命力。”

 

2015.04.02